欢迎您来到甘肃省国有资产投资集团官方网站

人民币加入SDR进度未受股市波动影响|sdr|股市|国际

发布时间:2015-07-13 08:42:51   来源:新浪财经

  周艾琳

  “目前市场最恐慌的时候已经过去,正在转入以区间整理为特征的灾后重建。”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微博]的一语评价以及上周四起大盘的企稳反弹标志着市场调整或暂告一段落。此后,“维稳”或将取代“加速推进开放”,成为中国金融改革之路上的关键词。

  当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IMF[微博])正在对SDR(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的构成进行检视,象征着金融开放度的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度是重中之重。法国巴黎银行(BNPP)首席外汇和利率策略师MirzaBaig近期在报告中指出,“目前人民币纳入SDR的概率已经从此前预估的70%降至50%下方,因中国政府忙于‘救市’,料将会在推动改革和市场自由化上面有所分心。”

  不过,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在对SDR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如何分析总结市场大幅调整的来龙去脉、总结经验?资本账户开放会否推迟?这都要看官方表态。”官方消息表示,最后评估结果出炉或要等到2016年1月,因此当前还远未到下定论的时机。

  然而,本次市场调整强化了中国官方对于金融开放风险的认识。曾供职于IMF、现任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的章俊告诉记者:“IMF的宗旨就是关注金融稳定,这次股市大跌恰恰暴露出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而货币是植根于该国的金融体系,这是‘本’,在全球的使用都是这个‘本’衍生出来的。”

  断定人民币加入SDR

  几率下降为时过早

  当前,IMF正在对人民币等新兴市场货币进行“技术评估”。

  所谓的“技术评估”主要针对两方面——贸易使用(2010年中国就达到该标准)和“可自由使用”标准(“FreeUsable”Criterion,简称FU),后者也是决定人民币是否能够加入SDR的核心标准,而IMF主要考察其中的四个指标:该货币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银行借贷、以该货币计值的国际债券,以及即期外汇交易量。

  此前,法巴预计,中国央行[微博]会公布新举措来合并在岸和离岸市场,此举或能说服IMF将人民币纳入SDR。

  对于MirzaBaig下调人民币纳入SDR的概率,专业人士分析称为时尚早,现在只是7月初,离正式发布评估报告结果还有很长距离。

  IMF副总裁朱民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评估)时间服从质量,严格意义上说今年是SDR的评估年,但考虑到人民币的特殊性和重要性,时间问题也会有一定弹性。我们会充分考虑各方因素,充分考虑质量。”

  “年底前我们会给出初步报告,但确实只是初步报告以给出框架,然后进行补充调整,再由董事会抉择。”他指出。

  当前,评估仍然面临着不少难题。就自由使用标准而言,其涉及到很多概念。朱民举例称,比如人民币在商业银行负债中的比例,人民币作为外汇资金交易的状况,作为衍生品的状态,在全球发债所占比重,这需要很多的统计,涉及到很多的实际情况。

  “例如货币互换,中国央行和很多国家签订了货币互换,货币互换不完全在IMF的统计之中。”他还表示,关于外汇交易的问题,是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交易数字还是用BIS(国际清算银行)报告中的数据?这涉及到很多技术性的工作,所以IMF内部现在分了几大模块,对于每一项数据进行核实讨论,把这件事做实。

  人民币全球使用量仍稳步上升

  作为IMF评估的重要参照,人民币的全球使用量仍在不断扩容。

  SWIFT6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人民币4月保持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地位,且成为亚太地区与中国内地及中国香港之间最常用的支付货币。

  此外,截至2015年5月末,人民银行[微博]与32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总规模约3.1万亿元人民币。根据IMF《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头寸手册》,进行货币互换的中央银行所获得的(外汇)存款作为储备资产处理。因此,央行货币互换可以视作国际储备的补充。

  就国际债券而言,BISSecurities数据库显示,2014年第四季度在国际债券计值中使用最多的前十大货币中人民币位列第八,其所占份额从2010年的0.1%提升到0.54%。据统计,按近四年来的增速计算,人民币未偿付国际债券总额将在2016年底接近日元当前的水平。

  市场大动荡警示开放风险

  近期中国A股的调整对于中国防范金融系统风险起到了警示作用。

  记者向多方国内专家了解所知,受到股市大跌的影响,改革可能都会为稳定经济来服务,因此开放进程或将慢于预期,但这仍将取决于市场的下一步走势。

  章俊对记者表示,我个人从来觉得“对外开放倒逼国内金融改革”有很大风险,在国内利率改革、汇率改革,以及银行系统改革完成之前贸然加速资本账户开放是风险很大的,而中国要加入SDR必然在资本账户开放方面要被动作出很大让步。现在中国在加速推进国内金融改革,但在此过程中也在不断累积风险,同时目前全球金融环境在美联储加息和美元持续升值的背景下极不稳定,因此在这个时候撤掉篱笆的风险无疑是很大的。对风险作出完整评估并建立起相应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之前,人民币国际化要三思而后行。

  此前,招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微博]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利率市场化进程已接近完成,按照之前的监管层公开表态,要加速推进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不过就当前看来,汇率市场化、资本账户开放的时间表可能会有所推迟。”摄影记者/吴军

文章关键词: sdr股市国际

上一篇:总理开座谈会:八省份出招稳增长(附名单)|总理|稳增长
下一篇:七月M2增速同比回升 资本市场维稳促信贷大增

分享到: 收藏